Pages

Monday, October 1, 2012

2012 Sep‧東京 Day 3 - 2




聽完 Keynote 後大滿足。接下來的時間基本上都待在 NVDA 場。這一場有不少視障者參與,連導盲犬都進來了,在技術導向的活動中可以聽到這樣的分享,實在是出乎我意料。聽完 Michael Curran 介紹開發 NVDA 的歷程,知道有人一直努力用技術的力量改善人類的生活,心裡是很感動的。到了最後問答時間,果然有人問他當初是怎麼學程式開發的XD 沒記錯的話他說是在大學裡學的,但為了開發 NVDA 好像沒有完成學業,就一直持續到現在了。

接著是來自台灣跟日本的 NVDA 社群分享。雖說是社群,但好像人數非常少,在中日語系這一塊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這次跑一趟可以接觸到以往不曾留意過的領域,也是很大收獲之一,看看以後有沒有機會幫上忙囉。


聽完 NVDA 在台灣和日本的發展情況後,我馬上趕場到分享 DSL 教室。一直覺得日本應該很多覺醒之人,覺得 Python 不能只有這樣,所以等這場已經等好久了,很想聽聽在 Python 到底還有什麼新把戲可以玩。
Some lang are not good at internal DSL
All languages have same power about external DSL
一開場就提到 Python 不適合用來做 internal DSL XD 不過我早就放棄幹這件事了,所以看到以後也沒感覺到什麼衝擊就是,只覺得理所當然是這樣。接下來先介紹了利用 with 來達到 wrap code block 的方法,主要是為了在 code block 的前後加上額外的程式碼。說到這個,Python 的語法幾乎沒有提供封裝的空間,一般得自己另外想辦法,但這樣的 Python 卻出現一個可以透過 import module 就改變語法的功能,因此個人認為 with 語法在 Python 應該算是一個逆天的存在 (至少未內建 with 的版本中成立),因為它剛好是官方開的後門。

接下來是以 benchmark 的需求為例,說明使用 dummy generator 模擬 with 的做法。根據講者的經驗,這種方法比起 with 多一些彈性,畢竟 with 已經把控制流程做死了,沒辦法自己調整,而透過 generator 中的 for 等結構還有機會自己改變內部執行的控制流程。除此之外還介紹了用 Decorator 設計 DSL 的方法。這也是我常用的方法,畢竟這也是難得 Python 會主動提供的奇怪語法。

雖然是很期待也聽得很滿足的一場,但不出意料沒聽到什麼新招。有空的話會再試著用 generator 玩玩吧,除非還有高人指點逆天之法,不過應該不會放太多心思在上面了。


閉幕式的時候很幸運又抽到衣服了!結果這次帶來的衣服多到穿不完XD

這幾天的體驗下來,這次 PyCon Japan 分享內容的難度平均來看大概就中等吧,雖然入門分享偏多但主題的種類比較多樣;Web 相關的題目也不少,但不會讓人有多到泛濫的感覺,跟台灣的研討會很不一樣。活動的花樣還蠻多的,除了 Welcome Party 和團體自介外 (聽說有但沒參加到),這兩天有 Open space (類似 BoF),還辦了線上程式比賽。雖然食物太少有點美中不足,後來有發現飲料可以喝到飽小小彌補一下XD


結束兩天的活動後,接下來的時間都是自由行程。根據出發前的調查,九月到東京幾乎沒有什麼祭典活動了,比較接近的大概就是淺草燈籠會。從網路上的情報得知這個活動不會很熱鬧,大概就是去走走,看一下燈籠和夜景這樣。


雖然七點半就出發了,但我們到那邊時竟然已經快九點了。淺草寺供奉的是觀音,不曉得為什麼到了晚上還是很多人。不過晚上店家都關著門沒什麼好逛的,所以一行人直接就殺到裡面的燈籠會的會場。今年的燈籠會主題是「陽(のぼる)」,如果我沒誤會網頁上的說明,意思是希望透過這次的活動點亮人心。不過當天不是點燈式,所以沒看到什麼特別的活動。

這裡還看得到一座五重塔,這時我想到的是被兩津整座幹走的那個五重塔,後來才知道原來日本的五重塔不只一座。夜間的淺草寺相當漂亮,再加上燈籠會的加持,非常值得走一趟。不曉得是不是我們只停留在最外面,雖然看到燈籠了,但數量並不多。一行人在這裡拍了一些照片後,由於抵擋不了饑餓,決定先去外面覓食。


在淺草寺逛了半小時,最後還是決定找一家有生魚片的店解決晚餐,這時找到的店家是すしざんまい。由於這次東京行的目標完全沒有生魚片,所以沒有特別調查生魚片的情報,不曉得這家店怎麼樣。這家的賣點好像是マグロ (鮪),當天點了中とろ和上穴子 (鰻),吃了以後覺得還不錯。另外就是我喜歡的蛋料理:茶碗蒸和玉子燒,玉子燒跟預期一樣偏甜,但超好吃!茶碗蒸的料相當豐富,基本上我都很努力地吃,幾乎沒拍到照片XD 我還點了一碗生魚片蓋飯,魚的部份還不錯,不過我對冷冷的飯比較無愛,而且也已經飽了,實在沒辦法吃完。我一個人就吃了三千多日幣,是這次花最多錢的一餐XD


滿足了胃以後,由於時間也晚了,大夥到了地鐵站以後就鳥獸散了。等大家都走光後才發現,這是我第一次搭地鐵啊XD 不過這時膽子很大,所以看了下可以搭到銀座線,印象中好像可以回上野吧,就直接跑進月台等車了。這時剛好看到一輛車離開,有點緊張會搭錯方向,就隨便抓了一位長得很像松本秀樹的路人 (寵物當家節目中,帶著雅夫、大介到處跑的藝人),想問問到上野的話有沒有走錯月台。結果松本兄 (直接改名了XD) 直接說要帶我搭車,要我跟著他就好。這時實在很感動啊,但結果發現我直覺選的月台根本沒錯呀XD 但搭車時有個伴還不錯,就跟著走了。

在等車的時候聊了一下,聽到我是台灣來的時候挺高興的,說前幾年也來過台灣,還分享了去過的地方... 沒意外就是台北、九份跟鼎○豐XD 不過還是得解釋一下我不是留學生,所以對地鐵路線完全不熟XD 對方也很體諒我這個外國人,雖然可以進行簡單的對話,但發現我理解錯的時候會主動再解釋一下。從淺草到上野非常近,搭銀座線不到十分鐘就能到上野站。由於松本兄要到上野站轉車,所以剛好可以帶我回來,離開前還詳細指點了回旅館的路。雖然我已經快變上野站達人了 (自稱),但還是承他的情,畢竟有個當地人領路還是安心多了,非常感謝他對外國旅人的協助。


回到上野後,馬上要進行另一個實驗。在出發前已經預先訂了一直很想買的東西送到 Lawson,早上看到信箱出現到貨通知後就一直等不及去取貨。結果一直到十一點多才取貨。旅館的附近就有三家 Lawson,我挑了距離最近的,進去找了台叫 Loppi 的機器印出提貨券,馬上就能拿到東西,感覺比台灣的超商取貨方便多了。不過因為留在日本的時間不長,萬一延遲送貨就GG了,所以這個實驗其實有點冒險... 還好兩天就送到了。

那張 CD 是我一直很想買的,應該算是岡崎律子的遺作,這次總算是出手了。其實玩遊戲的時候就已經把所有歌都聽到很熟了,岡崎自己唱的版本也在其他地方都聽很多次了,但沒收藏到 CD 想聽的時候很不方便,幸好過了那麼多年還買得到這張 2005 年發行的 CD。

明天開始就是一個人的大冒險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